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默然 相守

世界那么大,我只喜欢你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卑微(一)  

2009-06-28 23:12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乡下的春天永远是孩子们的乐园。当身上的棉衣一件件地脱掉,心情也就随即轻松快乐了起来。脱鞋子照理应该在半个月之后吧,可光脚踩着泥土的感觉已经被钳制了整整一个冬天,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初春,他们再也等不及了,纷纷踢掉了鞋子,在已经被春风吹绿的小山坡上,快活地疯跑起来。

    夕阳极不情愿地退回了云层。大地渐渐变得静默,村里炊烟四起。赖大妈照例拖着长长的声音唤着她的鸭子,村东头老王家的狗开始叫过不停。田里的男人们扛着锄头,叼着烟,慢悠悠往家走去,赵大叔走两步又不舍地回头看看,然后再满意地笑笑,似乎这是他一天最骄傲的杰作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农村男人最伟大的事业,就是田里的庄稼了。

     “小英子,张小英,你死到哪里去了,还不回家?”张大婶是村里出名的泼妇,所以她的声音连两岁的婴儿都识得。在山坡上疯跑的几个小孩像中了流弹似的马上刹住了脚。其中那个叫小英子的女孩背上背篓,左手拿镰刀,右手抓鞋,来不及跟同伴打声招呼,一溜烟地跑下山了。不一会儿,几个小孩已经跑得无影无踪,剩下一个最小的女儿在那儿找鞋子。她不必跑,因为她的家就在这山的半山腰,几步路就到。这个女孩叫小失,失望的失,因为农村重男轻女思想严重,尽管妈妈是教师,可生下这个女儿还是很失望,所以起名叫文小失。

    小失穿好了鞋子,突然像想起了什么非常严重的事情似的,背篓镰刀都顾不得拿,心急如焚地边找什么边往家里冲去,不到十秒就已经到了家门口。因为心急,因为跑得太快,她的小脸蛋憋得通红。吃了午饭就下地干活的妈妈已经坐在门槛上,怀里抱着熟睡的五岁的弟弟。小失的飞奔,让妈妈把脸从弟弟脸上轻轻移开,抬了起来,只一眼,小失就觉出了恐惧的来临,“你就是这样照顾的弟弟?!”妈妈说完抱着弟弟进屋去了。小失心惊胆战,恐惧又加了一层,因为妈妈从不在外人面前打她,她知道今晚那扇门关上后她又将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 可她太害怕挨打了,疼啊,而且不能喊疼,不能哭出声音,也不能求饶,更不能逃走。她清楚地记得去年那次挨打,她实在受不了那个疼了,就鼓起勇气拉开门跑了出去。可四周漆黑,山上鬼影婆娑,她又是极怕鬼的。她一个人坐在一块大石头上,双臂紧抱,把头埋进臂弯,或者想着闭上眼应该好一点,可惜黑暗和恐惧仍然寸步不离地跟着她。后来在爸爸的百般保证之下,她回去了,可一到家,仍然被妈妈拉了过去,重新挨打,而且比先前更加厉害。从此,她不敢反抗,她懂得了屈从。那一年,她六岁。

     记不清挨了多少打了,有时是为了没考上100分,有时是因为邻家的狗把家里没吃完的肉给吃了,但多数时候是因为弟弟。她也知道,弟弟是妈妈的骄傲,弟弟是妈妈的心头肉,弟弟是弟弟,作为姐姐是应该让着弟弟,照顾弟弟啊。可我也是妈妈生的啊,我也好希望妈妈疼啊。可谁叫你不是个儿子呢?小失每次这样想的时候,心里的卑微就加了一层。

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